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数字供应链金融对实体制造业的作用

2017-09-11 11:24:46来源:经济参考报
字号:

现代数字供应链金融体系的构建基础是对传统作业流程碎片化的整合,优势在于渠道更加扁平化,这使得企业在细化分工的同时保持紧密联系,并通过信息化手段降低每个环节之间的摩擦成本,数字供应链金融是各个产业链条与金融的深度融合,由产而融,是一种新的产业和金融的融合方式。长期以来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信用级别较低,固定资产可担保抵押品较少,使得其融资渠道匮乏,不仅阻碍了这些中小企业的转型升级,也限制了产业链条的运行效率。数字供应链金融有利于解决长期以来中国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群体内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融资困难

由于中国的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经营规模较小,财务不透明,发行债券或IPO门槛较高,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无法进入股市和债市进行直接融资,而目前中国的产业基金和风险投资还处于初步阶段,且其投资对象主要是有高估值前景的高科技类中小企业,因此,现阶段中国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基本上是依靠商业银行、小贷公司、p2p平台等机构进行间接融资。但是,中国的商业银行普遍存在大客户偏好,而对于中小企业则严重惜贷,另外,中小企业存在信息不对称,信誉度较低,道德风险高等问题,使得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会上浮到20%-30%,故其融资成本要比大型企业高出几倍。

在当前经济形势下行的大背景下,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的资金受到行业挤占,企业现金流承压日益严重,生存状况堪忧。根据《科法斯中国企业信用风险报告2016》显示,近年来,我国实体制造业赊销企业的平均逾期天数同比增速较快,有86%的受访企业称在实际业务中采取赊销行为,而且逾期和欠款是主要风险,80%的受访企业遭遇过逾期付款,逾期金额也有所上升,逾期付款增多的主要原因是竞争加剧和融资来源匮乏。中国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普遍具有频率高、资金量小、周期短、随机性大等特点,急需要一种新的融资模式来解决制造业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实体制造业核心企业生态升级缺少多层次金融服务

21世纪的竞争是供应链与供应链之间的竞争,一个大的企业要想持续运营,必然要对供应链上的企业进行精细化管理,与制造业上下游中小企业进行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协调。中国正处于实体经济转型和增速换挡期,数字供应链金融对整个制造业产业链的再升级都是战略突破口,最简单的数字供应链金融模式是由核心企业自身提供,向供应商提前付款、对分销商增加赊销等。实际上,核心企业可以在供应链资金流规划过程中充当协调者,为制造业上下游企业调节业务活动的资金分布,也可以作为资金提供者,为制造业上下游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这满足了核心企业产业生态转型升级的需要,通过金融服务变现其长期积累的信用和专业资源

当前,我国制造业中小企业处于经济增长低谷期,融资困难,要想扩大再生产,要么通过内生式积累,要么借助民间借贷。传统银行借贷的融资成本在6%-8%,也是制造业中小企业最佳的融资途径,但从收益风险比来看,银行更愿意融资给大型企业,不愿承担过多风险。民间借贷的平均利率在27%左右,较高的融资成本挤压了制造业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故8%-20%的融资服务区间空白,是金融服务的结构性缺失,也是社会资本对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所要求的不合理的过高风险补偿。面临多层次金融服务缺失的现状,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稳定经营受到很大影响,所以针对制造业中小企业的金融服务还有很大一片待开发的蓝海市场,新的金融技术应用如数字供应链金融都有可能开启实体制造业重新崛起的大门。

数字供应链金融改善中小企业的融资难现状

数字供应链金融是一种金融技术手段,就像担保、抵押、贷前评估一样,它是通过对预付款、存货、应收款的评估和控制进行风险补偿的金融技术。数字供应链金融的目标是提升制造业供应链内部资金效率,提升整个供应链的竞争力。

当前的制造业中小企业尤其高新技术类企业,设备和生产线都是融资租赁来的,厂房也是租的,除了办公用品,固定资产极少,但是这些企业拥有核心技术和优质订单。宏观上,由于核心企业竞争力强,与制造业上下游中小企业的议价谈判中处于强势地位,为了减少成本,往往在交货、价格、账期等贸易条件方面对制造业上下游中小企业要求苛刻,如更低的折扣、更长的赊购期限、更短的交货期,给制造业中小企业造成了巨大的负担。与银行授信模式相比,数字供应链金融对制造业中小企业更有包容性,数字供应链金融不再局限于对制造业中小企业的个体硬件评判,更多地是以核心企业为中心,基于整个产业链对制造业供应链参与成员进行整体的资信评估,放宽了对制造业中小企业的融资准入门槛。

可以说,与传统银行融资渠道相比,数字供应链金融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改善了实体制造业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题:一是将银行的不动产担保质押转向交易过程中的应收账款、存货、未来货权、贸易关系凭证之类的动产抵押;二是对制造业中小企业的信息缺乏进行补足,包括信息内容的转换,利用贸易信息代替个体资信信息;三是通过核实贸易情况、控制货权、核心企业的信用背书、第三方物流监管等进行完善的风险管控;四是对核心企业和产业供应链集群采取团购式销售,降低供应链的整体操作成本。(姚博)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